微信做了六组实验,结果发现所有人都失控了

      [ Ifanr 转载 ] 作者:爱范儿
    收藏文章 暂无评论

    本文转自 WechatMoments(ID:WechatMoments),原标题《我们做了六组实验,结果发现所有人都失控了》。

    1

    「真的,我这就把微信关掉。」

    公元 2017 年 3 月某一天深夜,「微信实验室」研究员 W 在他运营的公众号上发现这么一条留言。

    几个月前,微信团队有一帮空虚佬,突发奇想拍了一部名叫「微信实验室」的视频。他们找来 6 个身份不同的人,让这些人关闭微信 12 小时,看看会发生什么神奇的事情。 这 6 个实验就是下面这几个了。

    结果是神奇的事情没有发生,倒是像开头的留言那样,收集到小伙伴们很多有趣的反馈。「微信实验室」以它独特的方式引起了人们对社交网络的反思。

    作为一款无处不在的公众应用,人们的生活离不开微信。然而,日益聒噪的朋友圈,鱼龙混杂的群聊天,不断跳闪的小红点,焦虑感、压抑感、厌倦感像一条条信息一样堆叠,让很多人起了“逃离”的想法。来看看过去一周小伙伴留下的评论:

    @ L.Rue

    和只见过一面的男友异地恋,刚刚一个月,真的除了手机微信剩下的我们什么都不是,太快了,太累了。

    @ 苏三啊

    工作群更痛苦,我基本就是 mute 掉群组的,但工作群不得不看,不得不无时无刻去关注,24 小时都脱离不了上班科技的状态。工作还是用 email 比较好。

   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——

    你和好友聚餐,稍不留神就无意识地解锁手机、点开朋友圈,就好像聚会是以吃饭为名,聚在一起玩手机;

    你加了几百个微信群美其名曰“拓展人脉”,好不容易加上了一个前辈,一点进别人的头像却发现他已经对你屏蔽了朋友圈;

    你把每个新加的好友都分组得井井有条,费尽心思,试图在不同人群面前呈现出最完美的那个自己;

    ……

    真的,我这就把微信关掉。

    可是,我们真的可以离开微信吗?吹水群不再瞎嚷嚷,工作信息不再无孔不入,三姑六婆不再用鸡汤和相亲来骚扰你了,你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呆着就好了。

    @ LaLaLa

    我也试过关闭微信几天;删掉列表好友剩下40个左右,我觉得特别舒服。或许是喜欢活在自己的小世界吧。

    然而也有小伙伴表示离开不能:

    @ 希子

    真的没办法做到退出微信 12 小时,我曾经想,但是做不到。

    想必只要使用微信,这样的矛盾和分歧就会一直伴随我们。究竟,那些离不开微信的人,真正离不开的又是什么呢?而那些嚷嚷着要逃离微信的人,真正想要逃离的是什么?

    2

    「每个人都是一颗孤单星球。」

    每个人都是一颗孤单星球,远远望去他们好像都聚集在一起,但事实上每个星球之间都相距着几千万光年。

    没有一种动物像人类一样生来就带着如何强烈的孤独感,以及对归属群体的需求。正如饥饿感会刺激人们去寻找食物一样,孤单感的出现会增加人们对社交的渴望。

    对我们的祖先来说,与他人的隔绝往往意味着死亡的到来。群体生活让祖先们获得了生存优势,也要让归属感成为了我们基本的心理需求。

    对孤独感的恐惧,对归属感的渴望,使得人类不断地发明不同的科技,以不同的方式去与他人建立联系。

    微信的设计初衷想必源于此。

    在微信的启动页面上,一个小人儿,在另一个星球上孤独地望着地球。这个时候只有沟通才能抚慰他内心的孤独了吧。于是微信出现了,带着简单而又洞察人性的目的,正如张小龙的独白:

    「这么多年了,我还在做通讯工具。这让我相信一个宿命,每一个不善沟通的孩子都有强大的帮助别人沟通的内在力量。」

    其实微信不仅帮助了每一个不善沟通的孩子,更重要的是它跨越了时间和空间满足了人们的归属感。

    脑洞一下,如果罗密欧和朱丽叶生活在有微信和 iPhone 的时代,他们的爱情和命运,也许会是不一样的结局:有了微信,他们可以每时每刻在一起腻歪,朋友圈设置一下对方可见,睡前一次视频通话,醒来一个早安表情,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——只要爸妈不没收他们的手机(我这就去告诉他们爸妈)。

    如果说罗密欧与朱丽叶微信恋爱的故事是外界限制下不得已的选择,那么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,分离成为了我们生活的常态。毕业晚会也许是同学聚会人数最全的一次,即使在同一个城市,大家也是花更多时间在工作和上班的路上,也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移居他乡。

    电话、微信更加成为弥补不在身边的空缺的方法。分离两地的人可以随时随地地即时分享自己的感受,这让人们之间的联系更加直接和生动。

    @ Eva Huang

    爸妈有了微信,会给我发家里的图片,我会觉得很温馨,对于一个在外孤身一人的女孩子,微信帮助了我更好和父母沟通,更能陪伴多点他们。

    @ 龚尼玛

    跟一个女生高中毕业后就一直没联系,直到大四那年在国外因为她发错一条微信而重新搭上线,一直用微信聊到回国。之前有担心过四年没见面回国后没法和对方相处,但现在她是我女朋友。

    可以说,微信,改变了我们和他人连接的方式,促进着我们和最关心的人交流。那些说离不开微信的人,想必都是这个分离的时代下害怕孤独的人,他们离不开的,其实是人与人之间情感的羁绊。

    3

    「狂欢,是一群人的孤单。」

    每次科技的革新都不可避免地引发争议。对于微信来说,同样也有很多反对的声音,他们觉得微信在腐蚀着人们之间真挚的情感,让人们更加虚无和孤独。

    也许罗密欧与朱丽叶微信恋爱的故事(又来)会是不那么完美的结局——

    哪怕睡在一起,也是各自刷手机。明明就在身边,却仿佛是两个世界。焦虑的同时,也陷入尴尬的境地。

    细细想来,微信上的自己距离真实的自己,这些年渐行渐远。翻翻文章开头小伙伴们的吐槽,你可能会有更多感触。我们日益熟练地利用社交网络在伪装自己、讨好别人、积攒「资源」,对现实中的自己却视而不见。

    @ 乐乐

    好想说一句,没有微信你还会爱我吗?每次聊天感觉只是盯着头像和自己想象中的人聊天,一见面就会觉得哎呀,原来根本不一样。

    当我们在面对面交往的时候,其实也为自己预设了一个安全的距离,刻意的穿着、准备好谈资、注意礼仪和说话方式,构成了我们在交往过程中的自我角色形象。这就是社会学家 Erving Goffman 提出的「戏剧理论」,它的核心就是:人生就像一场戏剧,而社会则是舞台。

    如果说面对面的沟通还能让人有个缓冲的距离,那么在微信上我们几乎 24 小时每天都处于舞台的前台,没有喘息的余地。

    晚上出去跑个步想发个圈晒一下,会不会被别人认为是健身婊?

    想给老板分享的文章点个赞,同事会不会觉得我在拍马屁?

    转发个小黄图发错地儿到同学群,这也是蜜汁尴尬……

    费尽心思,筋疲力尽。

    孤单的孩子找到了紧密交往的新方式,但「过度的连接」却让我们感到手足无措。从线下到线上,从现实到虚拟,失去控制的正是我们的“自我”。当我们的生活几乎全部处在「在线」的状态,却失去了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。

    那些说想要逃离微信的人,想必是要逃离演员的前台,不让虚拟的世界去取代真实的自我。

    4

    「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」

    也许我们怀念的,并不是那些科技不发达的慢生活和旧时光,而是人和人之间真挚而丰盈的接触。

    科技与人性之间不一定要站在对立的两面。微信正在思考的问题是适可而止,回到连接的初衷。

    社会心理学家 John Cacioppo 说:「和其他任何一种工具一样,社交媒体的好坏由你如何使用它而决定。如果你通过线上交流来增进线下的感情和人际交流,例如用 Facebook 来筹划一场朋友间的小聚,那么它能帮你积攒更多的社交资本,也会让你离孤独更远;但如果你因为活跃于社交媒体而忽视了朋友间的聚会,那只能让你更孤独。」

    一个拥抱的表情是不等同于一个真正的拥抱的。微信不能取代面对面的交流,选择微信来维持联系也不意味着全然放弃面对面的沟通,两者其实是互补的关系。比如电话的出现就增加了人们之间见面的频率,而网络科技的便捷也让人们省出了时间去陪伴家人。这才是微信真正想做的事情。

    离开微信 12 小时仅仅是一个实验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他们还是会继续使用微信。最后的问题留给你们:

    你认为如何使用微信才是科学的呢?

    请在留言区告诉我。如果你不知道如何使用微信的攻略,一定要关注 WeChatMoments,小编老师会亲自教你。

    微信实验室还将继续推出第二季,研究好玩有趣的话题,如果你有什么建议的话,欢迎也在留言区评论,我会亲自回复。

    参考资料

    腾讯研究所 – 郭雅楠《在一起,孤独着,从科技与人性看社交媒体人际互动》
    爱范儿 – 白鑫然《为何社交网络那么多,却没办法消弭孤独感?》

    我们报道未来,服务新生活引领者。

    #欢迎关注爱范儿官方微信公众号:爱范儿(微信号:ifanr),更多精彩内容第一时间为您奉上。

    爱范儿 |原文链接 ·查看评论 ·新浪微博


    news.zol.com.cn true http://news.zol.com.cn/631/6316558.html report 6791 本文转自 WechatMoments(ID:WechatMoments),原标题《我们做了六组实验,结果发现所有人都失控了》。1「真的,我这就把微信关掉。」公元 2017 年 3 月某一天深夜,「微信实验室」研究员 W 在他运营的公众号上发现这么一条留言。几个月前,微信团队有一帮空虚佬,突发...
    不喜欢(0) 点个赞(0)

    新闻中心文章推荐